七月归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喜欢自娱自乐

本号只磕巍澜和白居衍生

【巍澜】《周而复始》(三)

#ooc预警

#没看过原著,文笔垃圾,逻辑没救警告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短小了

*我还发现原来视频原作者是个抄袭的惯犯,但是这篇文我真的很喜欢,不想放弃,所以并不会写有关《蝴蝶效应2》的文啦(虽然也没人看我写→_→)

  -
  赵云澜坐在床上,心情颇好地哼着小曲。

  然而沈巍却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他把冰箱都翻了一遍,才翻到一盒没有过期的食品——速冻饺子,他将速冻饺子和周围架子上摆放整齐的口味各式各样泡面对比了一下,决定两者都抛弃。

  他直起身子,对着赵云澜道:“我下去给你带点吃的,这些泡面都是油炸食品,不能多吃。”

  赵云澜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不用这么大费周章,随便吃吃就行了,我又不是什么身娇体贵的人。”

  沈巍不赞同这话,摇摇头,温声道:“你身体不好,得喝粥。”说罢,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又补充了一句:“别乱走动。”

  赵云澜也阻止不了沈巍,只嗯了一声,目送着沈巍出门。

  他窝在床上,打开手机随意划了划,又放下了。

  他躺下去,想小憩了一番,但觉得浑身酸痛,他又爬了起来,眼神空洞地看向前方。

  他余光扫到了某样东西,眼睛重新聚焦。

  赵云澜下了床,径直走向茶几,拿起茶几上的书。

  嗯?上古异闻录?

  他家里有过这本书吗?

  赵云澜随意翻看了一两页。

  大概是年代太过久远了,纸张泛黄并且有些破烂,赵云澜不知为何,醒来之后眼睛和脑子都不太好,他将本子凑近了一点。

  “俗说天地开辟,人丁流离,有名斩魂使举于当时,振臂而呼,四柱镇四方,西北天倾,昆仑封字,曰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朽之木,未灼已化之金,此皆不可成之事,以为四圣,天不落,地不陷,则四圣不出,天下遂安。”

  昆仑封字……昆仑……四圣……他蹙眉,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赵云澜耳朵里的神经突然跳了一下,连带着头也隐隐作痛,他嘶了一声,捂着脑袋,丢下书,坐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也不见好转。

  赵云澜心情越来越烦躁了,他抓起遥控器,开了电视,随便挑了个台放在那里。

  是个经典肥皂剧,媳妇和婆婆因为一点琐事正吵得不可开交。

  这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片一片灌进赵云澜的耳朵里,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昏沉,就连头疼也不大感觉的到了。

  睡意如潮水般袭来,赵云澜赶紧换了个台。他掐着自己的手臂肉,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毕竟也不知道这一觉睡过去又会发生什么,他现在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不能睡。他咬紧牙关,眼皮却越来越沉重。

  “咔咋。”门开了,沈巍提着一袋子吃食,皮鞋踩在柔软的垫子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赵云澜把视线挪到了门口,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碰,沈只见巍脸色大变,向他快步走来。

  ·

  赵云澜有点郁闷,他现在不知道是在自己的梦中还是又到了一个世界,这地方乌漆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他盘腿席地而坐,手撑着下巴,思索着对策,等死向来不是他的风格,但他也不敢贸然前行,这反反复复的,这他妈就跟玩他一样,赵云澜心里气得直骂娘。忽地,远处蹿起一簇火苗,照亮了一小片地方。

  赵云澜站了起来,伸出脚探了探路,虽然不是实地,却也不是虚空,就在他决定的那一瞬间,周遭火光大盛,向他扑来,赵云澜反应迅速,一个箭步冲到了另一侧,火焰却依旧不依不饶,转眼间便将他吞没。

  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将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随即,像是从四面八方伸出了手臂般,赵云澜被推搡倒地,火焰攀上他的衣物,赵云澜甚至听到了自己皮肤被烧焦的滋啦声,他下意识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一股怪异的寒气强硬地挤开了热浪,侵入了他的骨髓,外热内冷,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要爆炸了,同时又觉得这种感觉很是熟悉。猛地,一股强烈的冲击力砸向他的腹部,他呕出一口鲜血,肝胆俱裂。

  耳边嗡嗡作响,脑神经一跳一跳的疼,就像是人在上面跳踢踏舞一样。他竭力睁开眼,只见一名身着白袍的白发男子站在他面前,面带面具,眼中满是疯狂。

  夜尊……

  他的脑内蹦出来这么一个名字。

  赵云澜勾唇,喉咙里发出时断时续沙哑到不成样子的笑声。

  真他妈是背到极点了。

  夜尊见赵云澜这幅样子,冷哼了一声,抬手给了他一鞭子,随后厉声问道:“镇魂灯在哪里?!”

  “镇魂灯?”赵云澜顿了顿,四圣器里的东西……

  看现在自己也是在劫难逃了。

  他看向夜尊,用一种近乎戏谑的语气道:“你走近一点,我没什么力气大声讲话,你走近点我告诉你。”

  夜尊蹙起眉头,将信将疑地走过去,他走的很是缓慢,就在他停下脚步的时候,一口血朝他喷了过来。

  夜尊来不及闪躲,连忙偏头,洁白的衣物上绽开了一朵朵血花,似曼珠沙华般妖冶。他怒目圆睁,扬手一挥,衣服立刻雪白如初。夜尊转过头,看向赵云澜,龇牙咧嘴狠声道:“我原以为你还是个聪明人!”

  赵云澜并不惧怕,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刺激道:“随口一说居然还真信了,别是个傻子。”

  “你找死!”他蓄起九分力,向赵云澜击去。

  “云澜!”

  原本一直不疾不徐温温和和的沈巍此时的呼声带着咆哮的感觉,赵云澜还未分辨出这声音来自哪里,就眼前一花,一道挺拔的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

  赵云澜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与肉体发生碰撞的响声清晰可闻,赵云澜还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响。沈巍无力承受这一击,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顺着赵云澜的肩头慢慢滑下。

  “沈巍!”赵云澜惊慌失措地喊着沈巍的名字,那一瞬间,恐惧塞满了他的心脏,周围的一切好像都被抹去了,只余他和沈巍,所有的声音也都变成嗡嗡蚊声,嘈杂不堪。

  沈巍跪倒在地,气若游丝,他的眼睛半阖着,低垂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眸子,他的脸遍布血痕,嘴唇被鲜血染红。

  赵云澜神情恍惚,怔怔地看向地上的沈巍,眼睛里噙满泪水。赵云澜只觉得心脏疼痛难忍,似乎有一只手揉捏着他的心脏,同时也卡住了他的呼吸,让他喘不上气来。

  夜尊气得直发抖,他握紧拳头,什么都没说,走上前,一脚踢翻了沈巍。他手一抬,虚空一握,手里便凭空出现出了一个冰锥。

  他的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话,赵云澜却听不到一点声音,只看得见他那骇人的表情。

  “不要……不要……”他喃喃低语道。

  只见夜尊面上显出狠戾的神色,用力一插,将冰锥捅入了沈巍的心脏处。

  “不要!”赵云澜几近破音。

  赵云澜觉得自己被硬生生撕成两片,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啊!”他声嘶力竭着吼道。

  “赵云澜?”

  沈巍的声音再度响起。

  赵云澜倏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他住所的装饰。

  他转过头,看见沈巍正坐在他身旁,毫发无损。

  沈巍蹙眉,有些担忧的望着他,“你怎么了?”

  赵云澜也不回答,只是双手搭在被子上,静静地看着他,良久,他笑了笑,道:“没事,就是做了一个梦。”
  _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