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归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喜欢自娱自乐

本号只磕巍澜和白居衍生

【巍澜】《周而复始》(四)

#OOC警告

#逻辑混乱文笔辣鸡

*大家如果觉得哪里不好可以提意见鸭

  

  -

  沈巍见他不想说,便也没有再问,起身去厨房把煲好的粥盛出来。

  赵云澜探出头去看他的居家好丈夫,可只看了三四秒眼前突然模糊了,见着沈巍就跟被黑暗淹没了一样,整个人就跟黑洞似的,但没过多久,又涌出一股股如岩浆般的赤红,将黑暗吞噬殆尽。赵云澜皱眉,想再仔细辨别时沈巍已经盛好了粥,转过身,两人视线在空中相交的那一刻,那些颜色倏地褪了个一干二净。

  赵云澜唏嘘了一下。

  沈巍在床边站定,舀了一勺,往他嘴边送。这粥温度正好,熬得软糯棉稠,清淡适口。

  以前查案经常查得忘了吃饭,一来二去也就习惯了,他本不怎么饿,但这粥熬得确实好,从买菜到煲粥,明明也没多长时间,却熬出了老火靓粥的感觉,将他胃里的馋虫勾了出来。

  他将勺子拿了过来,边吃边道:“这粥挺好吃的。”

  沈巍笑了笑,扶了下眼镜,没说什么。

  一碗粥很快就见底了,沈巍想要接过碗,赵云澜摆了摆手,“没事,我自己去,我腿还没报废。”

  沈巍将手收了回来,听赵云澜又道,“诶沈巍,你有没有见到桌子上有一本书?”

  沈巍:“什么书?”说着看到赵云澜下巴沾了点粥水,他眸光一暗,伏身用拇指揩去了。

  赵云澜正好迎上他的眼睛:“就那个上古异闻录。”

  沈巍身形一僵,声音不免有些冷淡:“没见到,怎么了?”

  赵云澜微不可查地眯了眯眼,随即笑道:“没什么,就问问,可能是我记混了吧,办过的案子太多了。”

  赵云澜趿拉着拖鞋走进厨房,“不过我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以后我尽早回来。”他边调笑着沈巍边伸手揭开砂锅的盖子,砂锅中的水蒸气猛地往上窜,赵云澜被烫了个猝不及防,手一抖,险些将盖子摔到地上。他嘶了一声,心下觉得怪异,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着手。

  沈巍听见动静,立马朝厨房走来。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他的声音染上了些许严厉。

  他打开冰箱,将备用的冰块袋拿了出来,敷在了赵云澜的手上。

  “就烫了一下而已,不用这么紧张。”赵云澜哭笑不得。

  沈巍皱着眉,没说话。

  “别这么愁眉苦脸的,你老公没事,真的没事。”赵云澜轻佻道,还伸出手勾了勾沈巍的下巴,“大美人,给爷笑个。”

  沈巍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眉头放松了许多。

  “这才对嘛。”赵云澜笑道,还不待他再调戏一句一阵铃声就响了起来。是沈巍的手机。

  沈巍接起电话。学校方打来的,说是有几个学生要转去他任教的班级,顺便叫他准备一下最近要开展的几个活动还有将之前写的报告发给对方。

  沈巍敷衍的嗯了几声,心思完全不在电话上,频频看向赵云澜与他被烫伤的手,交代完后对方又跟沈巍嘘寒问暖了一番,才挂的电话。

  “你先忙,我敷着挺舒服的。”赵云澜道。

  沈巍全然不听,又为他忙前忙后许久,才坐下来处理工作。

  末了,他打开微信,将对方制定的文件发送了过去。

  赵云澜看着他熟练的动作,突然想到某些东西,脑子一抽,竟脱口而出道:“你不会用电子产品吗。”

  沈巍抬头看了眼赵云澜,随即低下头,神色淡淡:“校方要求,便学了。”

  赵云澜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却没有再说什么。

  他冷静了一会,将近排经历的事都在脑中整理了一下,发现了许多不合乎常理之处。

  刚刚沈巍端出来的粥是温的,但煲里的粥明显是刚熬好的,自己又是亲眼看着沈巍将粥从煲里舀出来的,没理由几步的路程粥就自动凉了。并且他刚刚脱口而出的话很是荒唐,现在这个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有谁不会用电子设备?沈巍顶多也就二三十岁,肯定接触过,而沈巍的回答也很是奇怪。

  沈巍疑点重重,赵云澜理应防备,却不知怎的,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他可以无条件相信沈巍,沈巍是他所爱之人,也是他的爱人。

  -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