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归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喜欢自娱自乐

本号只磕巍澜和白居衍生

【巍澜】《周而复始》(一)

*故事背景和走向是B站@暮雨听灯江墨扬 太太剪的《蝴蝶效应》(我已经看了无数遍了,超好看!)

*看了太太简介之后才敢写的文,如果侵权了的话告知一声,我会删的

*人设书剧半掺,当个平行世界看,逻辑死,切勿考究,垃圾文笔尽情吐槽

*我是个月更选手

  -
  “免贵姓沈,沈巍。”带着无框眼睛,嘴角挂着温和笑意的男子自我介绍道。

  他一只手放在裤腿一侧,站姿端正无比,手指却扣着裤子的边角,很是紧张,但面上一派从容。

  赵云澜斜着眼看到了他的动作,不由得有些好奇又对他有了些兴趣,他直直装上沈巍的目光,笑道:“沈巍?好名字!”

  他还想说什么,周围的景物却在迅速变化,沈巍也化为点点星光带着笑意消散在他面前。

  “欸!”赵云澜想要伸手去抓,却动弹不得,仿佛驮了千斤重的石墩,提不起手来。而整个人也像是飘在虚空中一样。

  终于,脚踩上了实地,他低下头,发现他正坐在矮小的木凳上,一名男子按着他的小臂,摸着他的手,似是在摸骨算命。

  这男人面上笑吟吟地在打趣他,赵云澜听不真切,本想开口,却听那名男子陡然拔高了音调,脸色大变,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剪刀,面目狰狞地插进了他的手腕。

  赵云澜只觉得手腕处发麻,随后全身的血液像是疯了一般涌向被捅的手腕,汩汩不止。

  赵云澜两眼一黑,身体失去控制从椅子上倒下,倒在满是石粒的地上。他还清醒着,碎石硌着他的脸生疼,挣扎着想要起来,身子却怎么也不听使唤,只抽搐了几下。

  就在赵云澜在心里骂娘的时候,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中,那人握着他的手,声音颤抖着喊道:

  “赵云澜!”

  似平地一声惊雷。

  赵云澜被吓得从沙发上弹坐起来,映入眼帘的是嵌在墙上的特调处的徽章,是休息室里。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小麦色的手腕上除了几道痂外没有任何伤疤。他紧眯了下眼,长舒了一口气,“我就说嘛,这肯定是一场梦。”

  他活动了下懒散的筋骨,随后重新瘫倒在沙发上,捏捏眉心,闭目养神。

  可这精神刚养没一会儿,就被一个轻飘飘的声音给打断了。

  “赵处,案子到了。”

  赵云澜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睁开眼睛,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

  分针也才跨了一个数字罢了。

  赵云澜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他接过汪徵手上的资料,刚要翻开来看却顿住了。

  他抬起头对着一脸惨白的汪徵道:“你叫林静去查个人,叫沈巍。”

  “沈巍?”汪徵听到这个名字后皱着眉头呢喃了好几遍。

  “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她摇了摇头,“就是听着耳熟,我待会就叫林静查一下。”

  “好,你先忙吧。”

  很耳熟吗?

  他也觉得这名字挺耳熟的。

  赵云澜耸了耸肩,坐下来,摊开资料,又是命案。

  这次的案发地点是……

  指尖划过“龙城大学”四字时,赵云澜下意识地蹙起了眉,似乎这个地方不应该出事。但很快,他便将这种怪异感抛诸脑后,一目十行。

  他合上资料,从小盒子里拿出棒棒糖,撕了包装纸,将棒棒糖放在嘴里。他在尝试戒烟。

  赵云澜走到办公区,“大庆、老楚,你们两个跟我走,剩下的人留守。”随即他又补充道,“顺便把林静也叫上。”

  大庆问道:“什么案子?”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集体自杀案,死者体内都发现了蛊虫。”
  ·
  赵云澜并不喜欢坐轿车,他是个十足的摩托车爱好者。

  当他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往案发现场时,大庆三人已经到了。

  他们是坐着轿车来的,比赵云澜快了一点。

  他取下头盔,甩了甩遮住视线的刘海,走到警戒线前,给站在那里的警察亮出证件,然后畅通无阻地进去了。

  他边走边撇了撇嘴。公安局现在是嫌人手太多吗,居然还有人守着警戒线。

  大庆已经变回了猫的模样,毛发乌黑发亮,双眼炯炯有神,看起来威风凛凛的。

  但实际上,每当人们将视线放在他身上时,第一注意到的是他那大饼脸,并且会直呼“好胖的黑猫啊!”

  赵云澜的视线没有多停留在大庆身上,他看向已经被清理的现场。

      多人跳楼死亡,鲜血如瀑,地上的鲜血经过一天的曝晒,已经干涸了变成褐色的。

  赵云澜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是摄像头死角啊,附近有什么摄像头吗?”

  “有是有,但你得去保安室那边看。”现场勘察人员认识这位领导,并且对他颇有好感,所以抽空回答道。

  赵云澜嘴里叼了根棒棒糖,道了声谢。往保安室走去。

  校方已经对警方开放了调查权限。赵云澜把现场附近的监控逐一看了一遍,后低声与保安说了几句,便起身走了。
  ·
  大庆与楚恕之被赵云澜派去寻找鬼魂活动的痕迹,他俩商讨了一下,觉得分开寻找效率更好,并且对方也不是什么需要弱鸡到需要保护的人,便在半路分了手。

  大庆游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什么可的“人”员,正当放弃往回走的时候,被人发现了,见他不是什么流浪猫,壮着胆子将它揉搓了一顿。见大庆毛都炸了,才放手。

  它一路狂奔着,奇迹般的找到了赵云澜。

  赵云澜正坐在长椅上,翘着二郎腿,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大庆悄咪咪跳上长椅,顺着赵云澜的视线看去,发现那坐了个小女生,像是刚从图书馆出来,正在整理图书。而赵云澜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小女生看。

  “看什么呢,又看上人家小女生了?”大庆出声道。

  赵云澜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揪着他的后颈,“什么叫又,我是什么色魔吗?这个月小鱼干扣一半。”

  难道不是吗?!变态领导!

  当然了,大庆只敢在心里腹诽。

  大庆斟酌了一番,道:“我辛辛苦苦顶着个大太阳去搜寻,还被那些人类拉着拍了好几张照,搓了一顿。你倒好,坐在这里盯着人家小姑娘看,我怕你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好心提醒你,你还扣我小鱼干,没猫权了!”

  “闭嘴。”赵云澜斜乜了他一眼,随后调整了下姿势。貌似之前看见她的时候有个男子坐在她身边,与她交谈,一身西装,斯斯文文。

  赵云澜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男人是谁,并且他也不常来龙城大学,却觉得这里很是熟悉,这让他倍感疑惑。

  当然了,赵云澜还没色令智昏呢,他来这不是为了看人家小姑娘或者想别人的。

  “这个。”赵云澜打开手机翻出相册,给大庆看了一张监控图,图片上的人模糊得很,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五官轮廓。

  “这都能看出来,你的眼光真好!”大庆半揶揄半赞叹道。

  “哪有你废话那么多的,你去看看是不是她。”赵云澜拍了拍猫咪屁股,大庆毫无防备,可能是之前被学校里的人撸怕了,炸着毛本能反应扭头就是一口。

  “呦呵!你还敢咬我!”赵云澜不敢置信地抬起手就要给大庆背部一巴掌,大庆敏捷地躲开了——虽然是个肥猫,但身手麻利得很,一溜烟就跑去了那女孩的身边。

  赵云澜被气笑了,大庆没咬多重,只有一个浅浅的牙痕,但鱼干得扣。

  “好胖的黑猫啊。”那小女生发现了大庆,将书放在一边,蹲下去,挠了挠它的下巴。“你是迷路了吗?”

  赵云澜突然觉得这个场面很熟悉,像是发生过一样。

  赵云澜走了过去,扬起标准笑容道:“不是,这是我家的猫,不好意思,偷跑出来了。”

  小女生听到赵云澜的声音后抬起头看他,是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只听她道:“它很有灵性,叫什么名字?”

  眼前的画面逐渐与梦中的片段重合。

  沈巍也是这样,温和地笑着问他大庆的名字。然后站起来自我介绍。

  与跟小女生讲话的也是他。

  赵云澜怔了怔,回过神来,道:“他叫大庆。”

  “大庆?好喜庆的名字!”小女生揉了揉大庆的脸,随后站起来,伸出手。

  “你好,我叫李茜。”

  “你好,我是……”

  手机铃声响起,李茜做了个稍等的手势,从口袋里拿出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时李茜轻微皱了皱眉,眼中的厌恶转瞬即逝,但赵云澜还是看到了。

  李茜没开扩音器,但赵云澜还是清楚地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对面那头也是个女生。

  “李茜!你个贱.人!你还要不要脸!”

  这劈头盖脸一顿骂把李茜个噎住了,她看了一眼赵云澜,目含歉意。

  赵云澜摇头,表示无碍。

  “芸芸你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在天台你给我滚过来,要不是你,我们不至于——”那头的声音戛然而止,发出刺耳的噪音,李茜将手机拿远了。

  赵云澜听闻此声脸色一变,连大庆顾不得抓到怀里拔腿跑向教学楼。
  ·
  赵云澜一口气跑上顶楼。

  刚与李茜通电话的女子昏厥在天台护栏下,脖子上的淤青痕迹明显。

  赵云澜松了一口气,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待到呼吸平稳,赵云澜才直起身子。估计是老了,弯一会儿,腰都酸痛得不行。

  他蹲下,想要拨开那凌乱覆盖着脸部的头发。那女的双眼猝然一睁,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向他的手臂。

  赵云澜立马反应过来,五指合拢握拳,一拳砸向那女的太阳穴,他迅速起身,横扫一脚,将“她”踹倒在地,随即踩住她的头部。

  他弯下腰,对着女子低声呵斥道:“滚出来。”

  一缕黑烟扛不住这压力,飘了出来,赵云澜拿出瓶子将它封了进去

  之前都是蛊虫发作死的,这个倒好,不知道哪招惹了亡魂。
  ·
  女子浑身疲软地被赵云澜扶下楼,大庆跟随在他身后。李茜也在下面,一见到他下来,立马上前帮忙搀扶,声音颤抖地问道:“她……她这是怎么了。”

  赵云澜没有回答,只是对李茜道:“麻烦你们走一趟。”

  快步走到前头,对着跳上他肩膀的大庆小声道:“去通知老楚他们。人找到了。叫他们回来。”
  ·

(还有一段戳主页)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