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归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喜欢自娱自乐

本号只磕巍澜和白居衍生

【巍澜】《周而复始》(一点五)

*接上

*字数太多我就分两段发了

·
  审讯室中,祝红在审问。

  赵云澜则是坐在外头,看着监控器中显示的画面。

  那女子叫宋芸,大二生物系的,跟李茜一样,是同宿舍的舍友,一个宿舍六个人,跳楼了四个。

  宋芸似是被鬼附身后没缓过来,胡言乱语的,话语中时常夹杂着“婊.子”“贱.人”之类的字眼,祝红听得脸很臭。

  最后祝红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让她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她双手握着水,不断颤抖,嘴角也神经性抽动,然后颤颤巍巍站起来,在楚恕之的押送下进到了休息室。

  赵云澜抱臂站在监视器前,目光深沉。

  最后他敲了敲门,跟祝红换了下,坐在李茜面前,开始审问。

  他开门见山道:“先说说她骂你的那些词汇都是怎么回事。”

  李茜倒是很冷静。

  “她本来就看不起我,这并不奇怪。”

  赵云澜事先看过了她的资料,是个农村来的姑娘,而那几个人是富二代,父母是暴发户,教养不行纯属正常。

  “我在路边监控看见了你。”赵云澜盯着她,目光锐利,“在她们跳楼自杀的那个时段,我看见你了。”

  李茜听闻此话后面上没有一丝慌张,语气平淡道:“我的确在那,那边有一家便利店,我去买东西了,买完东西就走了,没有看见她们跳楼,后面在图书馆呆了一夜,图书馆的监控你们可以查阅,我有不在场证明。”

  “哦——”赵云澜故意拖长了音,眼神投向别处,漫不经心道:“李茜同学心理素质真好,宿舍六个人,死了四个,还有一个精神失常。被警察传唤审问,面上半点惊恐不露。”他忽的笑了,“不过李茜同学,你是在压抑自己呢,还是——没有情绪?”

  “你什么意思?”李茜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忘了告诉你。”赵云澜手指指尖点了点桌子,“跳楼的那块地方没有监控,我只是在附近路段看到的你,有路过的同学看到了你,说你也没干嘛,只是在有些神神叨叨。”

  赵云澜笑了笑,“李茜同学不会是失忆了吧,身处何地自己都不知道。”

  “你阴我?”

  赵云澜耸了耸肩,“可不能这么说,这只是审问手段,你自己好好想想,组织下语言待会交代一下犯罪动机和过程,我就先出去休息一下。”

  赵云澜关上隔间门,对着坐在监控器前的特调处众人道,“好好看着她。”
  ·
  “赵处,这个是上头新送来的资料。”汪徵抱着资料敲开了处长室的门。

  “嗯,好,辛苦了。沈巍的资料呢?”赵云澜问道。
  “林静说没有查到这个人。”汪徵回道。

  赵云澜心里咯噔一声,“没有查到?行,我知道了。”

  汪徵点了点头,离开了。

  赵云澜从桌上的小抽屉里随便拿出了一根棒棒糖,边拆包装纸边想着沈巍的事。

  没查到难不成是黑户?

  他将棒棒糖放入口中。随后随便找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将沈巍画了下来,想着以后有时间了好好找找。

  他画得并不精致,甚至说得上一塌糊涂,梦中的沈巍脸也很模糊,但他能把特点都画出来,这已经足够了。

  赵云澜蹙起眉头,拿着纸张,小声念道:“沈巍……”
  到底在哪见过呢?赵云澜想了许久,将脑内的记忆全部捋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这个男人有在他脑海里留下的任何痕迹。他都有点怀疑自己被夺舍了。

  赵云澜啧了一声,拿起笔将画涂掉,把本子扔向一边。

  算了,查案要紧。
  ·
  赵云澜重新回到审问室。李茜还是那般模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起伏,见他来了,只是抬眸子瞥了他一眼。

  赵云澜拉开椅子,“宿舍里找到了玩碟仙的道具,是你诱导她们玩的吧。”

  “证据呢?”

  赵云澜嗤笑了一声,“还挺倔啊,需要我把你身上的鬼抓出来吗?我没时间在这跟你废话,如实招了。”

  赵云澜见李茜还是不言语,便敲敲桌子,道::“三个月前,你出现异常情况,倒地抽搐不止被紧急送往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上面却显示你的身体没有异常。”赵云澜不想废话。“另外,你身边还有一只,是你奶奶吧,不到一米五高,胖墩墩的,头上顶着一个假发髻。”

  李茜原本还是漫不经心的神情慢慢变成了不敢置信。她立马向四周张望,泪如泉涌,小心翼翼地喊道:“奶奶?奶奶你在哪?”

  赵云澜抱臂看着她。李茜则是红着眼睛,用哽咽的声音不断喊着“奶奶”。

  周遭是一片死寂。实际上,整个审讯室除了他们没有任何人和鬼,赵云澜在诈她。

  她哭了好一会,唤了好几声,嗓子都快哑了,她似乎是累了,咬着自己的下唇强行让自己冷静过来。在她含着泪,视线触及赵云澜的那一刻,双眼突然迸出怪异的光芒。

  她慢慢咧开嘴,发出咕咕笑着,“还差一个,还差一个……”她低喃着,双手往上一扬,手铐四分五裂,然后以非人的速度冲向赵云澜。

  审问室外众人见事情不对,忙打开审讯室的门,制服住了发狂的李茜,将她重新往椅子上按,给她扣上了一副不同寻常的手铐。

  赵云澜坐在原位没动过,随后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你的奶奶……已经魂飞魄散了。”

  关于她奶奶的体貌特征,赵云澜是在资料上看到了。

  还在挣扎的李茜听见这话后怔了一会,随后怒吼道:“不可能呢!绝对不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楚恕之在一旁冷冷道,“她为了救你早已经死了不能再死了,不然你还以为你一个普通人的身体能挡得住厉鬼的侵蚀,活到现在?”

  “它不会害我的!也不会害奶奶的!是它告诉我我能救回奶奶的!”李茜崩溃道。

  “人死不能复生。”赵云澜道,过了一会,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不是有长生晷吗?怎么会用活人献祭这种禁术?”

  祝红微微睁大了眼,“赵处,你不会是老糊涂了吧,你在说什么,长生晷这种圣器怎么会在人间。

  “不是丢失了吗?”赵云澜看向祝红,不解道。

  “怎么可能,四圣器都在那好好保管着呢。”

  赵云澜蹙眉转头望向李茜,发现林静已经赶来给了她一针,她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

  他道:“李茜,你知道长生晷吗?”

  不知是对李茜的打击太过大了还是怎么的,平静下来的她神情恍惚,听到赵云澜喊她,她慢吞吞看了一眼赵云澜,然后摇了摇头。

  “那沈巍呢?”

  她依旧摇了摇头。

  “就是那个跟你坐在一起,跟你讲话的男人。”

  她有气无力地开口回了一句:“不知道……”

  啧,还能人间蒸发了不成?

  “你能告诉我,我的奶奶怎么了吗”她除了头部其余地方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神苦苦哀求,但没过一会,那双清明透亮的眼睛又变成一片混沌,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祝红道:“再强悍也是个普通人,怕是要被夺舍了。”她用手肘捅了捅不说话的赵云澜,“盯人家看干嘛呢,想泡人现在也没机会了,趁她现在还能清醒,审问吧。”

  “我这想问题呢,别老污蔑你领导。”赵云澜警告道。

  “行行行,思想家快查案吧。”
  ·
  录完口供已经很晚了,宋芸也已经在休息室睡下了。李茜情况不好,半疯魔状态,经常审问到一半就被那个鬼夺了舍,人是靠不了外力救回来了,要是李茜意志力强的话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但下半辈子也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赵云澜恪尽职守,理完了案件的前因后果与经过才下的班,但因为太晚了,他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

  事情并不复杂。李茜是个农村孩子,来到龙城读书被出生富贵家庭但教养不高的同学鄙夷了。宿友个个都排挤她。

  李茜奶奶出事的那晚上李茜被那几个宿友扣在宿舍,硬要她帮忙跑上跑下取快递买饮料,等着一系列事干完后又冷嘲热讽了几句才放了她,等她回到家发现奶奶昏迷不醒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在她近乎绝望在外游荡时遇到了一个算命的,告诉了她一个法子,她也是饥不择食慌不择路了,就开始养起了魂与蛊。

  只有那魂才能催动蛊虫。

  养魂得用心头血。李茜的奶奶死后一直在她身边,不曾离她远去,但只是一个魂体,没有媒介,见孙女步入迷途也只能干着急。

  跳楼发生的那个晚上,李茜奶奶实在不忍心,但自己也是年老力衰了,只能以散魂一击将附着在李茜身上的魂撞离,但李茜已经用心头血养了那么久的魂岂是这么容易离体?所以李茜那一晚上意识不清醒,导致在赵云澜的审问下说出了那段漏洞百出的话。

  李茜送往了法庭,这个结案报告也提交了上去,这个案子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当然,赵云澜也仔细问了那个算命的相貌特征,并且记录了下来,第二天到那个地方蹲点观察时却没发现算命的人。流动摊贩,不在也正常。不过赵云澜并未放松警惕,提醒了特调处众人以后出门时多加留意。
  -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