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归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肯归。”

喜欢自娱自乐

本号只磕巍澜和白居衍生

【巍澜】《周而复始》(二)

*依旧是垃圾文笔,垃圾逻辑。

  -
  熹微的晨光下,赵云澜已经悠悠转醒。趴在桌上睡一夜并不好受,他起身活动了下筋骨,骨头咔吧作响。

  办公室有洗手间,里面备有洗漱用品。赵云澜拖沓着步子,走了进去。洗漱完后果然精神了许多,他坐在办公桌前,双手抵住下巴,大脑放空。

  没有案子的特调处就跟个老年人活动中心一样,每天打打牌聊聊天,浑水摸鱼一下然后拿着高薪酬逍遥快活。

  大庆闻着鱼香味起来了,他先是饱餐了一顿,然后来到了赵云澜的办公室。刚踏入办公室,就看见赵云澜老僧入定一般直勾勾地盯着某处,眼神却又空洞,像魂飞天外一般。

  大庆道:“又在想哪位姑娘了?”

  赵云澜目光落在大庆身上,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他的嗓子比平日更加沙哑低沉:“你说,一个人明明存在过,所有人都不记得他了,也找不到他人了,是怎么回事。”

  大庆听完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你在想沈巍?”话音刚落,赵云澜就一把将他捞了过去,捏着大庆的后劲皮吃惊道:“你认识他?!”

  大庆被赵云澜这般激动的反应给震住了,过了好半晌,他才道:“不认识啊……我听林静说的,但是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

  “哪?”

  “记不清了,貌似是很久很久之前了,应该早就死了。”大庆想了想,“要不你去问问摄政官?他那边应该有记载。”

  赵云澜揉了一把大庆,道:“给你涨鱼干!”

  两人很快传信给了摄政官。只是这摄政官办事能力低下,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好。
  ·
  两天后,摄政官送来了消息。

  “查无此人。但万年前有一殒落的鬼仙名为沈巍。”寥寥几字而已。

  鬼仙……沈巍?

  赵云澜脑子里突然回忆起了一段话,并且隐隐约约像有声音一般:“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那是他的声音,却又不是他的语气。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大脑深处冒了出来,将他原本的记忆搅得一团糟,像一团浆糊。

  他头疼欲裂,撑着桌子才勉强稳住了身子。赵云澜身后的气流开始紊乱,空间剧烈扭曲。

  下一刻,赵云澜像是被卷进了洪流,整个人被颠来倒去,这让本来就不舒服的他倍感不适。

  终于稳定了下来。

  赵云澜想睁开眼睛,却觉得自己的上下眼皮就跟被强力胶黏住了一样,死活睁不开。

  这时,耳边传来了沈巍的声音。他的声线低沉,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他道:“只要你能救我的朋友,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答应。”

  紧接着,一道男声响起,他冷漠道:“跪下。”

  赵云澜虽然好奇,却顾不得这么多。他咬紧牙关,暗暗发力,想要能够活动。如果能显现出来,赵云澜现在一定面部涨红,青筋爆出。

  在他即将脱力的时候,赵云澜只觉得身体一轻,如释重负。

  他一睁眼,就发现沈巍站在他面前,侧对着他。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沈巍。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看起来人畜无害,却又因为常年任教的缘故,他的目光中不乏精明。

  他皮肤白皙,五官端正,面如冠玉。眼睛很是好看,睫毛长而卷曲,内眼角尖锐,为他这个玉面书生添了一分锐气。

  他的唇形也极为好看,唇线分明,上唇薄,唇峰圆润,一张一合间露出洁白的贝齿。

  直让人想起一个词——眉清目秀。

  只是此时他的唇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眼也红得骇人。

  “沈巍,你怎么了?”赵云澜蹙眉出声问道。

  沈巍置若罔闻。那个男人又出声了,他道:“不跪就出去,别打扰我。”

  沈巍听后垂下眼眸,握紧了拳头,随后又松开,似下了狠心。他道:“好。”说着,左腿一屈,就要下跪。

  “别!”
  “欸!”

  赵云澜与那个男人同时出声喊道。赵云澜寻着声音看过去,那人略胖,穿着白大褂,后面挂着医者仁心的牌子,看来是个医生。他瞪着眼扬起下巴点了点大门,继续道:“要跪,出去跪。”

  “老哥你也太过分了吧!”赵云澜不敢置信地说道,“人家病急求医你怎么还落井下石呢!”

  医生没有理他,他啧了一声,有些焦急,他转头一看,发现沈巍已经跨过了门槛,向外走去。

  “喂!你干什么!”赵云澜连忙追了上去,想要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拉回来,慌乱之间他踏出左脚,右脚直接踢上了门槛。眼看就要撞上沈巍的后背了,他伸出手了,想要揽住沈巍的腰,让他稳住脚步的同时也能不让沈巍不被他撞倒。毕竟就沈巍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板,他觉得他能撞倒十个。

  出乎意料的是,赵云澜直接穿过了沈巍的身体。赵云澜大吃一惊,脚尖顿地,堪堪稳住了身形。

  他回身,风衣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画出一个弧度。

  这他妈怎么回事????

  还不待他想清楚,沈巍已经在他面前停下,背对着他,屈膝跪了下来。小院外人来人往的,路过的人们都随意瞥了几眼,有的人只是看看就走,但有一些好事的人在那对着沈巍指指点点,甚至还有拍照的。
  赵云澜顿时被气的不行。要是是赵云澜,他绝对受不了有人戳着他的脊梁骨说他的闲话。

  但沈巍漠然置之。赵云澜气结。

  “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叫你跪就跪,里面他妈是你老婆呢?这么舍得?”他破口大骂,气冲冲地进到屋内,想要看看里面沈巍要救的那人到底是谁。

  当他见到病床上的人是谁之后,赵云澜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彻底蒙了。

  感情我他妈是灵魂出窍了?还是我被困在哪个梦境里了?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掏了掏自己的衣兜,他记得他是带了手机过来的。

  赵云澜拿出手机,按下开关键,手机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继而去找别的手机,发现“赵云澜”的手机就在病床旁的柜子上,他下意识伸出手去触碰了,指尖感受到了金属的冰凉感。他又能碰到了。赵云澜抓起手机,查了一下日期,上头显示的是半个月后的时间。

  赵云澜眉头一跳,上前探了探躺在床上的他的脉搏,毫无波动。半个月后他会死,还结识了沈巍?

  这都他妈什么事。

  赵云澜找了个椅子坐下,低下头,思考着对策。
  不知过了多久,又像是一须臾,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而后雨势加剧,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赵云澜轻而易举穿过紧闭的大门,沈巍还跪在那里,额前的碎发被雨点打湿,顺服地贴着沈巍饱满的额头,雨滴在发梢颤颤巍巍的,欲落未落。

  嘎吱一声。赵云澜回头,只见那名医生打开了大门,望着雨中的沈巍,叹息一声,道:“你还真是个倔脾气。”

  沈巍抬起头,不断有雨水流到他的眼内,他却一眨不眨地看着医生,医生看着他沉吟一会,继续道:“进来吧。”

  沈巍垂下眼眸,似鸦羽的长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情绪。少顷,他的嘴角牵起一抹笑,温柔至极,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
  赵云澜醒了。

  在医生救治“赵云澜”的时候,他抱着臂冷着面站在一旁“观看”。他想破头也想不出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又该怎么回去,既然这样,他也只能先在这里安顿下来。

  就在医生开始医治的时候,又是一阵头昏脑闷,眼前也只剩下黑色。

  再睁眼时,他看见沈巍站在门口,紧抿着唇,眸中盛满了担心。赵云澜捂着脑袋,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他有些发蒙,揉着自己的脑袋,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对着沈巍笑了一下,而他的确也这么做了。

  沈巍跟着他笑了起来,双眼成一弯新月,沈巍整个人也因为这个笑而生动了起来。

  赵云澜有些愣了。沈巍本就长得合他胃口,如今再这么一笑,赵云澜觉得整个人有点飘。

  “有任何不适吗?”医生问道。

  赵云澜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他又上手检查了一番,随后确保无误后瘫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道:“雨也停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赵云澜感谢了一句,正要下床的时候,那医生边解开口子,边道:“其实你男朋友对你挺好的。”赵云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惊得差点摔下床,虽然他的确有想追沈巍的念头来着的,但是还没着手准备就已经敲定关系了,既然这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笑了笑,道:“那是当然。”同时,他看了一眼沈巍。

  沈巍神色平静,看起来也并不准备反驳,只在接收到赵云澜的视线时,目光躲闪了一下。他转过身去,咳嗽几声,“那就走吧。”

  赵云澜笑了,走过去搭着沈巍的肩膀,朗声道:“回家!”
  -

评论

热度(7)